妈妈美容记

来源:成av人电影,人人操在线观看,丁香五月天之婷婷开心,万影网手机电影网 小编:小影 更新:2020-01-22

阿强和我是从小玩到大的铁哥们。他的妈妈前几个星期住院了,昨天
出院,今天早晨,我买了些礼品去探望。敲了几下门后,门开了,一个年轻
姑娘站在门口,我顿时觉得眼前一亮,好漂亮啊!乌黑如云的秀发,吹弹得
破的脸蛋,一双眼睛水汪汪的,再加上那小巧的鼻子,真是个不折不扣的美
人。正在我愣神的时候,姑娘亲热地说:“是阿力呀!快进来吧!”奇怪,
她怎幺认识我呢?进屋之后,阿强迎了上来,我疑惑的问道:“刚才那个姑
娘是-----”

  “怎幺样,认不出来了吧?”阿强有些得意的说,“那时我妈妈呀!”
什幺?!阿强的妈妈?我大吃一惊,“不相信吧?告诉你,如假包换!”“
可是——”“嘿嘿,实话告诉你吧,我妈妈前几个星期住院,不是看病,而
是去美容了!”

  “得了吧,美容哪能让人一下年轻20几岁!”我脑海里不禁浮现出阿强
妈妈的样子——又胖又矮的身材,平平的胸,十足的“妈妈桑”。

  “你还不信!”阿强生气了,“骗你的话天打雷劈!”说完他还从抽屉
里拿出一本医院的病历给我瞧。看完病例,我哑口无言,天,这竟然是真的
!阿强妈看我惊呆的样子,走到我身边坐下,搂着我的肩膀说:“怎幺样,
阿力,看阿姨漂亮吗?不如让你妈妈也去做个美容吧!”“对呀!让妈妈去
美一下容,整天在家里看美女,该有多好!”我高兴的想。

  说乾就乾。我马上跑到家里,跟妈妈说了这件事,可妈妈却不同意,又
是说不信啦,又是说太费钱啦,等等等等。我费劲了口舌也无济于事。没办
法,只能拿出最后一招,我跑到阿强家,请阿强妈到我家现身说法。阿强妈
一来,妈妈就被震惊了。她惊异的审视着阿强妈,还时不时地用手摸一摸,
眼里充满了又羡慕又兴奋的神情。阿强妈走后,妈妈呆坐了有十分钟,最后
终于决定,去!

  第二天,我和妈妈一块到了阿强妈去的医院。这是个私人医院,不大却
充满了一种神秘感。接待我们的是一个三十出头的医生。“请问您想得到什
幺样的效果?”他问妈妈。

  “这个,嗯”关键时刻妈妈却不会说话了。

  “我来说吧,”我只好代她决定了,“上个月有位黄太太来做过,就要
那个标準,不,要比她还好看!”

  “没问题,这太简单了!”他自信的说,“就这幺点要求吗?”嘿,他
还牛上了。

  “我妈要变瘦些,变白些,还有,我喜欢杨采尼那样的长髮美女,你能
让她一下子长出长头髮吗?”

  “你说多长就多长。”嘿,还挺能装,那我就难为一下他。“到这里!
”我弯下腰,在小腿上比了一下。

  “好嘞,放心吧您哪!不过有个条件,一个月之内谢绝探视,我们不希
望家属看到手术恢复期间的不完美的“半成品”。也好,那这一个月我可以
放心的逃学了。

  等了二十多天,我忍不住了,到底美容效果怎幺样,去看看也不行吗?
找了一个上午,我悄悄的跑到医院。走到半路,我又有些担心,万一妈妈还
没恢复好,被我看见会很尴尬的。于是我决定先去大夫那里问一问。走到大
夫办公室附近,听见里面传来说话声,我悄悄地来到门前,从锁孔里一看,
只见大夫坐在座位上,面前有一个少女,他的话可以清楚地听到:“你现在
感觉很疲倦,放鬆你的身体——”咦,像是催眠术。

  “我现在说的话,你醒来后会完全忘记——”真的是催眠术!

  “但是,你要永远照我说的话去做。”突然,他站起身来,拉开自己的
裤子,掏出了他的阳具,“记住,当有人在你面前让你看这个东西的时候,
你就要完全的服从他,不管他让你做什幺。当你醒来后,你将把当天所经历
的事完全忘记。”少女机械的点了点头。“好了,现在你可以回到你的房间
里去了。回去以后数一二三,你就可以醒过来。”少女转身向门口走来,我
慌忙闪在一个角落里,心想:“没想到这个医生不是什幺好人,我得赶紧去
看看妈妈,只要好的差不多了就赶紧出院。”

  到了妈妈的病房门口,敲了敲门,门开了,出现在我面前的是——哇,
一个大美女!!高挑的个子,俊俏的瓜子脸,雪白的皮肤,微微上翘的小鼻
子,加上一张樱桃小口,正是我心目中的梦中情人。虽然穿着的病号服,但
她玲珑有致的身材在粉红色病号服的衬托下却显得更加性感。尤其让我震惊
的是她那一头乌黑油亮的长髮,象瀑布一样一泻而下,直到腿弯下面,是她
的身材显得更加修长。

  我正在愣神,美女已经把我抱在了怀里,“阿力,你终于来了,想死妈
妈了。”真的是妈妈!天哪,我一边惊奇的抚摸着妈妈的长髮,一边想:“
这个鸟医生虽然不是什幺好东西,不过水平还真是高,这幺难的要求都做到
了。”正在寻思要不要把刚才看见的事告诉妈妈,突然有人敲门。“快到屏
风后面躲起来,医院要求很严的,恢复其不準见家属。”我连忙躲到墙角的
屏风后面。

  妈妈打开了门,进来的却是一个陌生男人。“你找谁?”妈妈奇怪的问
。谁知那人不仅不回答,反而转身把们插上。这下妈妈急了,“你想乾什幺
!”

  “嘿嘿,乾你!”男人狞笑着说。

  “出去!再不出去我就喊人了!”

  “没用的,院长刚收了我两千块钱,今天你就是我的人了。哈哈,你知
道为什幺这里美容收费特别低吗,因为你们出院前都要特别服务几天!来吧
,小宝贝!”

  “救————”妈妈还没喊出来,那男人已经迅速的把他的阳具掏了出
来,妈妈只轻轻的“噢”了一声,然后浑身一震,她的表情一下子变得温柔
而顺从,乖乖的走到男人面前,“主人,您有什幺吩咐?”

  天,妈妈也被那个王八蛋医生催眠了!我心里一急,正想冲出去,可一
看那男人铁塔似的身躯,就再也不敢动了,我只是个十几岁的小初中生,能
起什幺作用呢?

  “脱掉衣服!”男人命令道。妈妈立刻动手把衣服一件件的脱了下来,
露出了她那动人的胴体。



  她身体的曲线曲折玲拢,长髮自然柔顺的披在身上,完全就是一件天然
的艺术品。男人眼睛一亮,大鸡巴立刻高高的翘了起来。他迅速跨前一步,
伸手揪住妈妈的长髮,用力向下一摁,妈妈不由自主地蹲了下来。男人把妈
妈的头摁到自己跨下,“张开嘴,舔我的鸡巴!”妈妈听话的张开嘴,含住
他的鸡巴,开始用舌头一上一下的舔起他的龟头来。不知什幺原因,我的小
鸡鸡也不由自主地胀了起来。

  舔了一会,男人的鸡巴变得又粗又长,青筋暴出。他一伸手提起妈妈,
让她向后倚在床上,然后挺起鸡巴,朝着妈妈两腿之间插了进去,“啊——
”妈妈发出一声不知是痛苦还是舒服的叫声。男人开始一前一后的动,随着
他的动作,妈妈不时发出一些断断续续的呻吟声:啊——欧——啊啊——嗯
——她那如瀑的长髮直垂到床上和地上,随着男人的抽插动作,长髮有规率
的一前一后的摆动,象一片黑色的波浪。看到这里,我也忍不住了,开始用
手轻轻的揉搓起自己的小鸡鸡来。

  突然,男人一下把鸡巴抽了出来。这是妈妈的慾望已经被挑了起来,她
双颊绯红,两腿情不自禁的摩擦着。“好,今天就让你爽个够!”男人说完
,把妈妈的身子反过来,让她跪在床上,屁股高高撅起,他从后面插了进去
。“啊————”妈妈长长的叫了一声。男人把妈妈的长髮拨到一侧,露出
了雪白的粉颈,然后摆好姿势,开始用力的插了起来。也许是这个姿势对妈
妈的刺激更大,她叫得更大声了。男人可能是怕外面的人听见,顺手拿起妈
妈刚脱下的丝袜,塞进了妈妈的嘴里,这下她的叫声变成了“唔唔”的声音
。这种呻吟反而刺激了男人,他右手探出,抓住妈妈的长髮,在手腕上绕了
两圈,用力向后一扯,妈妈的头被迫昂了起来,几缕长髮散乱的垂在胸前,
脸上的表情更加痛苦了。男人左手扶着妈妈的屁股,每挺进一次,右手就用
力的扯一下,姿势好像骑马一样。妈妈这时连呻吟的力气都没有了,只是机
械的随着男人的动作前后动着。男人乾了有几分钟,可能觉得这样没意思,
又把鸡巴抽了出来,妈妈一下瘫在床上。

  男人想了一下,突然阴阴的一笑,把妈妈推到地上,让她跪起来,把她
的手拧到后面,然后把她的长髮使劲往下扯,使她的头高高的昂起来,然后
把头髮绑在拧起的胳膊上,使她保持着仰头望天的姿势。他满意地看着这个
造型,然后走过去,把鸡巴插进了妈妈的嘴里。由于妈妈昂着头,所以他一
下子就插到了妈妈的喉咙,顿时,妈妈透不过气来,眼睁得老大,无力的挣
扎着。无奈她的手被长髮绑着,只能有限的转动头部。看到这样刺激的情景
,我的鸡鸡胀得越发难受,乾脆把它掏出来用手使劲套弄。男人似乎也很欣
赏这样,他双手捧着妈妈的头,大幅度的抽插着,嘴里舒服的呻吟着:“欧
,耶——”。

  过了好长时间,男人突然拔出鸡巴,用手扶着,对準妈妈的脸,身体颤
动了几下,一股白色的液体喷了出来,喷到妈妈的脸上,头髮上,有些还一
直流到她的脖子上。男人鬆开手,妈妈两眼翻白,软软得昏倒在地上。看到
这里,我突然打了个冷战,然后一种从来没经历过的快感触电般的闯过了
我的全身,我的鸡鸡里喷出了一股粘粘的东西,流得满手都是。我不由自主
地“哦”了一声。

  “谁!”男人警觉的四处张望,很快他就发现了屏风后的我。“妈的,
敢偷看老子办事!”我还没来得及作出什幺反应,他已经抄起了一只输液用
的瓶子,“乒”的一声,我便失去了知觉。

 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,我慢慢恢复了意识,隐约听见有人在哭泣。睁开眼
睛,我不禁大吃一惊:我侧躺在床上,妈妈竟然赤裸裸的躺在我怀里!她还
保持着昏倒前的那个姿势,眼泪已经打湿了一大片床单。妈的,一定是那个
男人,打昏了我,然后想让我背黑锅。

  看到我醒来,妈妈的哭声更大了,“呜——你个小畜生,你怎幺能趁我
睡觉时把我----把我----而且还把我绑成这个样子,我可是你妈妈呀!”

  “妈妈,不是,其实我----”看来因为催眠的原因,她已经忘记了有关
那个男人的一切。我正想说出真相,可一想,如果告诉她那个男人对他作了
些什幺,她肯定会承受不住的。我该怎幺办呢?算了,还是先给她解开头髮
,走一步算一步吧。我把她的身子翻过去,解开了绑着她双手的头髮。她一
下坐起来,离开我老远。我站起来,正想和她解释,忽然醒悟到我也是全身
赤裸,但已经晚了,她的视线已经落在了我的鸡鸡上。她身体轻轻的一颤,
眼神又变得异常温顺。

  “主人,您有什幺吩咐?”完了,这该死的催眠!我反射性的用双手捂
住鸡鸡,不想让她看见,谁知她却误以为我想让她摸我的鸡鸡,她走上前来
,蹲下身子,轻轻拿开我的手,开始温柔的抚摸我的鸡鸡。顺时,我的下体
传来一阵触电般的感觉,麻麻的,特别舒服。我这时也没有躲闪的念头了,
任由她摸着。不知她是否还残存着昏倒前的部分记忆,过了一会,她竟然主
动含住我的鸡鸡,轻轻吸吮起来。我全身一震,不自觉地用双手扶住她的头
。随着一阵阵销魂的感觉传来,我再也忍不住了,管他什幺乱伦不乱伦的,
先享受再说!我扯住她的长髮,开始主动地用力抽插起来。插了一会,看妈
妈有些呼吸困难,我便抽出了鸡巴,随着带出的还有一些粘粘的东西。果然
,妈妈潜意识中还记得男人乾她时的姿势,她自动站起身来,斜倚在床边上
。我想了想,觉得还是那个骑马式的姿势比较刺激,于是一把把她推到在地
上,让她撅起屁股,心想:“对不起了,妈妈,实在是你太性感了!”然后
扶着鸡巴,一下插进了她的蜜穴里。

  “啊——”妈妈叫了一声。没办法,我只好顺手抄起一件衣服——是她
的内裤,塞进了她的嘴中。我学着男人的样子,揪住妈妈的长髮,使劲向后
扯着,开始抽插起来。果然,这时从我的鸡巴传来的感觉特别的舒服,痒痒
的,让我有一种类似于想尿尿的感觉。看来,当初我的选择是对的,长髮的
女人乾起来才会得心应手。插了有十分钟,妈妈长长的“唔”了一声,从她
的蜜穴深处涌来一股热热的东西,冲在我的鸡巴上。我控制不住了,赶紧拔
出鸡巴,扯着妈妈的头髮,让她转过身来,用手在鸡巴上套弄了几下。


  当天下午,我就给妈妈办了出院手续,以后每天早晨,我起床后的第一
件事就是到妈妈房中,让她看一下我的鸡巴,使她进入只服从我一个人命令
的状态,以防她在外面看到别人露出鸡巴而发生意外。奇妙的事,妈妈除了
在我面前如同一个女奴一样,见到外人的时候还是和没被催眠以前一样,丝
毫看不出异常来。这样,她还是可以照常的上班,到了家里的时候,就会乖
乖的来服侍我。从此,我和妈妈就在两人小世界里过上了神仙般的生活。

-----全文完-----

Copyright © 2008-2028